创造精品,服务社会 CREATE BOUTIQUE
SERVE THE SOCIETY
169
建鸿建设期刊 Shizheng Periodical
在线阅读

沂河路沂河桥工程:冲刺60天,度汛保安全!

2022-4-18 16:10:45
返回

这是一场不能输的战争:从时间要求看,到今年汛期前,原本18个月的工期,满打满算只剩了9个月。从工程性质看,这里将崛起一座城市新地标,修建目前天津市境内最宽的沂河桥:长1500米、宽63.5米、双向12车道+2个非机动车道+2个人行道。从工程重要性看,这座桥处在即将全线主线贯通的沂河高架路的咽喉之处,西接高新区、罗庄区,东望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河东区、临沭县,是整条沂河高架路的焦点所在。

沂河路沂河桥工程,于现状沂河路沂河桥南北侧新建跨沂河辅路桥,新建桥梁全长1500米,桥宽18.4米至22.4米,结构形式为8联28孔连续梁桥。

眼下,当务之急,就是要赶在汛期来临之前,将两座“拼宽桥”位于沂河河道中间的第3、4、5联箱梁抢出来。

“60天内必须完成!”3月30日,工程承建方——建鸿建设集团副总经理兼一公司经理郭春强向所有参建人员下达动员令。

完不成,会怎样?

“完不成,损失太大了!”一公司总工谢斌说,近年来极端天气频发,天津的雨季一般在6月下旬到来。如果完不成,沂河上游的水呼啸而至,冲走搭在河里的满堂支架、围堰便道,会给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造成威胁,直接经济损失1000多万元。更重要的是,汛期在9月还不一定结束,重新在河里铺便道、打围堰,本来今年该竣工的工程就要拖到明年,影响市民生产生活。

对于干过西安路祊河桥工程、北京路提升改造工程、高铁片区雄安路工程、天津城30万吨供水主管道应急替代工程、沂河高架路经开区段等急难险重工程的建鸿建设集团一公司来说,不就是浇筑几段箱梁,很难吗?

工程不难,难在工期太紧。由于种种原因,本应在去年2月初和沂河高架路同时开工的这座桥,10月份才允许在河道内施工。“第3、4、5联箱梁两侧共6联,每联长300米,是桥梁工程建设中分联特别长的箱梁了。”项目总工郑金旗介绍。因为桥梁的造型增加了桥梁的自重,加之单跨跨度达到了60米,所以要用到高强度的C60混凝土,该混凝土比普通的混凝土更粘稠,施工难度更大,施工工序、工艺要求更高。因为联长300米,一联箱梁要分成三段浇筑,还要加上两个“后浇带”——先浇筑三段,留出两个缝隙,待这三段施工完成之后,再把“后浇带”浇筑完成,连接成300米长整联箱梁。箱梁浇筑不是一次性就能完成的,别的桥一联箱梁浇筑2次,这座桥要浇筑8次,工序复杂,流程繁琐,上一道工序没完成,下一道工序就没法干,倒排工期都精确到了小时、分钟。

好消息是,施工方马不停蹄,昼夜不歇,目前已经完成河道内368棵桩基、78座承台、78棵墩柱以及桥台,河道内下部结构施工已全部完成。

“箱梁浇筑冲刺战”打响。60天之内,必须将河道内底板浇筑、顶板浇筑、预应力张拉、支架拆除等所有工序全部完成,并将所有物资、围堰土方等全部撤离河道,保证行洪安全,确保汛期前完成上部结构箱梁施工!

“浇筑混凝土的时候,每当听见泵车与混凝土车同时鸣笛,这是最开心的时候!”施工主管彭奕盛说,这意味着施工组织的重大胜利——没有浪费混凝土,也不用再等下一车混凝土,上下游工序无缝对接。

箱梁浇筑,3.8米厚的箱梁需要浇筑多少层?彭奕盛的答案是:“十几层”。三四十厘米一层,层与层之间的时间间隔不能太长,太长容易产生冷缝,质量不过关,外观也难看。间隔也不能太短,混凝土没有凝固,模板压力太大就会“鼓模”。时间这么紧,必须一次成型,所以,他要指挥混凝土泵车布料,一层层,就像浇奶油蛋糕一样小心翼翼,心有猛虎细嗅蔷薇。C60混凝土脾气大,“说翻脸就翻脸”,前面还没浇筑完成,后边就凝固了,所以要计算好每一辆泵车来的时间,确保在恰当的时间来去。“掐方”掐得正好,他就很快乐。

彭奕盛记不住爱人的生日。结婚4年,他只记住了一次生日,还是用的闹钟强制提醒。但是,他记得住每一道工序开始和结束的时间,精确到分钟。

“钢筋怎么绑扎?”“模板什么形状?”“便道怎么修改?”他每天要接打近200个电话,确保自己像一场盛大音乐会的指挥家——让混乱变得有秩序,让工序变得更合理,让所有的工种都精准有序施工不窝工,让人、车、物之间达到和谐的逻辑关系。这些复杂关系的处理,让他觉得每天都充实且快乐。

同样充实且快乐的是22岁的施工员曹坤,他负责南半幅桥第5、6联箱梁的混凝土施工。第一年工作就遇上这么重要的工程,他像一块海绵,吸收着源源不断的能量。南半幅桥梁施工难度更大,河道里埋着中石化鲁皖输油管线和燃气管线,物料运输都要小心翼翼。预应力张拉施工过程中,处于悬空状态的一位施工工人打算不戴安全带,曹坤毫不客气开了罚单,要求必须安装防护网、戴上安全带才能施工。争执了几句,最终年轻气盛的曹坤坚持安全底线,赢了。

当下,最要紧的安全问题就是疫情防控。市住建局在“建筑建鸿建设工地疫情防控十二条”的基础上多次下发紧急通知:进一步强化建筑建鸿建设工地疫情防控,压紧压实疫情防控责任。安全主管包德龙感觉到压力山大。对于大货车运输,包德龙严格贯彻有关防控精神:来到工地后,先消毒,再到指定区域卸货,全程车门贴封条,司机不下车。最近他们还引进了“电子围栏”智慧工地管理系统,依托移动通信平台,在地图上划出施工工地范围,工人在此区域施工,没问题。一旦出了这个区域,系统马上报警。从“人防”到“技防”,这么大的工地,这么多人,必须想尽千方百计,确保工人们安然无恙,确保工程顺利推进。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疫情防控形势下,工期又特别紧,施工人员24小时轮班倒,吃饭怎么办?

“吃好饭才能干好活,我们一天4顿饭送上工地!”建鸿建设集团一公司办公室主任傅荻超说,一线不下火线,后勤人员排好班,送饭上前线!汤汤水水,吃了暖心。早饭有馄饨、面条、水饺,午饭、晚饭两菜一汤,凌晨加餐有包子、羊肉汤等等。考虑到年轻人爱吃甜食,傅荻超还专门买了些小面包小零食,“给枯燥的施工生活加点甜”。

“疫情防控”“24小时施工”“平均一天就要浇一到两次箱梁混凝土”“施工安全”“拌和站”“振捣”“施工组织”“拆模”“要求高且细”“速度与质量兼顾”……这些关键词,都记在工程负责人谢斌的工作笔记本上,每天都要复习几遍、强调几遍。

为确保箱梁连续浇筑顺利进行,项目部提前安排、精心策划,从人员分工、机械配置、原材料准备、质量控制、安全文明施工等方面进行了细致周密地交底及部署,避免了因疫情因素造成的材料供应受限、机械设备不足等影响。浇筑过程中,现场严格按照标准化和精细化要求,遵循工序控制和报检流程,工程、技术、安全、试验人员全程盯控,严格把关,保障整个浇筑过程组织有序、安全质量可控。

目前,整个工程在严格把控质量的前提下快马加鞭、大干快上。1500米长、接近70米宽的施工现场红旗招展、吊臂林立,200余台混凝土泵车、汽车吊等施工机械来回穿梭,钢筋工、模板工等施工作业人员1200余人全线散开,全力冲刺。

“这是我经历的最自豪、最有成就感的一件事了!”4月14日,新建沂河桥上,机械声里,来自交通学院土木工程系的实习生付兴侨站在施工现场大声告诉记者。脚下十几米,沂河水碧波荡漾;他的身边,是春风浩荡。